您现在的位置: 星空娱乐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母亲的炊具(组诗)

母亲的炊具(组诗)

来源: 星空娱乐 发布时间: 2016-04-13 05:14:37 字体:[大][中][小]               
友情提示:双击空白处可滚动文章内容。
《陶罐》

光闪的瓷蓝
丽现荷花图案
在母亲的头顶
汲来一条河的涛声

日子汲来灵性
生活汲来憧憬
而陶罐,似乎
在增添皱纹

而我担心母亲
羸弱的腰身

我鳏寡的母亲
注定与陶罐一起
汲水一生。而她
多像图案的荷
提炼无尽的芳香
脚下,历经坎坷、泥泞

《水瓢》

曾是葫芦
父亲和母亲结婚时种的
父亲憧憬的刨垵、撒籽。母亲
期待地抓肥,盖土,踩实

葫芦渐大
秧儿肥绿
秋天葫芦成熟了
葫芦锯成两瓣
人也永远分开
父亲病逝
母亲守候水瓢

水瓢呵,舀了多少河水
让日子里的大缸波涛滚滚
让那只瓢在上面用不沉沦

《柳枝笊篱》

沧桑过后,依然沧桑
这笊篱捞的饭那么芳香
我吃得津津有味
而母亲却笑中有泪

母亲说,她与父亲的蜜月
一个折枝,一个撸枝
一个编,一个绑地成了
这只笊篱,然而父亲
并未吃几顿饭香
竟命归九泉

母亲说,这不是笊篱
是他们爱的花环
愿永远挂在厨璧
为生活,也为祭奠

《蓝边碗》

母亲曾领着我捧着这只碗
沿街乞讨,日子脆弱,我俩的命运
在饭碗里打转。而母亲从
这只碗里愈加的坚韧,坚强

多少年了,这只蓝边碗
如母亲的至宝,派场多多
舀米、舀面、舀油盐酱醋
面对集市碗类种种,花样翻新
可母亲从来就使用这只碗

母亲很久以前就告诉过我
那是她和父亲婚庆
装过喜糖的碗。母亲常
对语九泉的父亲,是否
还记得那份甜蜜

《板斧》

本不属于炊具
却是母亲最得力的

头沉,韧锋利
光滑的柞木斧把底部
镶嵌一闪亮的红铜箍儿
砍柴、劈木的好工具
母亲擦了擦。时有用来
垛骨头或鸡头或更硬的东西

母亲看见这斧子,就记起父亲
曾经的利落,伶俐。过日子的
兴致。于是,浑身充满了力气和勇气
因为她深知。这是父亲辞世的
一份感知的信物

作者:乡土诗者
1 234

星空娱乐 www.ematjeni.com 本文热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深度阅读